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话务员 >

两次兼职都是骗老年人 女大学生痛揭电话卖药骗局

归档日期:11-23       文本归类:话务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阿莎手机上存的两次“话务员”招聘资料显示,联系人为同一人。

  阿莎是武昌一所大学大二的学生。今年4月,她通过兼职网站,找到了一份线块钱。阿莎说,她和其他大学生们并没有进过公司办公室,而是被直接带到了“工作间”。“我只知道是在洪山广场的楚天都市花园20楼,具体哪一间房记不清了,而且门上也没有公司名字。”

  阿莎告诉记者,她们到场后,只进行了简短的培训,内容无非是让所有“话务员”说话甜一点,尽量表现出关爱老年人的样子。“带队的说,我们做的就是关爱老人的事,所以一定要让老人感觉到温暖。”

  阿莎她们30多位女大学生上岗后,每人都在公司内部软件上,接收到一份资料,上面详细注明,如何和老人们交谈。而老人们的信息,全部在公司电脑上有显示,包括老人的年龄、住址、经济状况、身体状况等。

  “您好!我是中国老年报的工作人员,打电话主要是想了解一下您的眼睛状况,并为您送上一本专业的书,这本书是国家向全国中老年眼病患者免费提供的,上面有如何治疗和保护眼睛的介绍。”

  如果有老人提出疑问,是怎么知道自己电话的,话务员会统一回答,“您在我们这里咨询过,难道忘了吗?”

  阿莎介绍,她们之前说的话全部是铺垫,最重要的,也是公司强调多遍的,是这样一句话:“您看了书后,如果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可拨打书后面的专家热线,专家会为您免费解答。”书寄出去后,剩下的事情就会由公司专职人员接手。

  而所谓的专家热线,其实就设在公司里,接电线岁的女子,这些女子都是以“老师”、“专家”的身份接听老人电话。一旦老人有购买意向,所谓的专家就会以980块钱到2680块钱一盒的价格,向老人推销一种名为“十五味”的药。

  “爽快又有钱的老人,一盒药的价格就是2680块,经济条件不好的,则在多次忽悠后,将价格定位在980块钱。”

  昨天,武汉晚报记者给这家老年报打电话核实,是否委托过相关公司做过类似的事。该报社工作人员表示,从来没有,这完全是有人在冒充他们做不法之事。

  阿莎第二次做“话务员”,是在街道口鹏程国际c1502,也是通过兼职网站找到的。这一次,因为正碰到“五一”小长假,公司内连同阿莎一共只有3人,阿莎“有幸”目睹了员工如何忽悠老人的全过程。5月2日那天,阿莎和另一位兼职的大学生到公司后,很快完成了任务,因为任务的内容和她第一次做的完全一样,只不过变了一种药而已。这时公司员工开始下一阶段的工作:充当“专家”和“老师”,给老人们解释糖尿病需要注意的问题。

  “老人们打来电话时,工作人员自称是糖尿病爱心康复工程协会的志愿者,也是这方面的专家,先询问老人糖尿病的一些基本反应,然后会对老人做一个简单测试,测试内容包括糖尿病并发症有哪些,‘代比迪’(音,推销的治疗糖尿病的所谓进口药)创始人的信息,‘代比迪’的厂址等三个问题。”

  一旦老人答对了,员工就会告诉老人,公司有一种纯进口的药,对治疗糖尿病很有效果,价值7980块钱,因为老人回答问题很正确,所以特意让利3000块钱,只需要4980块钱就可以买到。碰到经济条件实在不好的老人,甚至是低保户,工作人员会鼓动老人去借钱,并嘱咐千万不能告诉儿女和老伴,“告诉儿女,是额外给儿女增添负担;如果是老伴反对,也要理解老伴,因为老伴也是处于关爱才谨慎。”

  阿莎告诉记者,公司工作人员手上都有两页纸,上面写着什么她没看到,但员工和老人们交流的时候,都是按照这两页纸上的说的。“我从公司内部系统看到,很多老人吃了她们的药之后,病情不断没有好转,反而还恶化了。我实在受不了这样去骗那些老人,他们太可怜了,所以我以后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也希望其他的大学生们不要挣这种昧良心的钱,毕竟每个人都有父母和长辈。”

  阿莎最后说,她两次兼职,虽然去的地方不一样,但联系人是一个人,应该是一家公司,只不过一个是“事业八部”,一个是“事业九部”,八部推销“十五味”,九部推销“代比迪”。

  昨天,武汉晚报记者专门去了街道口鹏程国际c1502,只见大门紧闭,门口没有任何标识。记者敲了敲门,没人回应,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一个人进出。阿莎说,一般有业务做的时候,里面才会有人,平常是看不到人的。“不是通过兼职平台应聘的人根本进不去,因为有业务时,他们也是紧闭大门的。”阿莎说。

  “您好,我是XX老年报的工作人员,我给您打电话是想关心一下您的身体状况。”拿到公司给的一张纸,阿莎照着上面的话给一个个老人打电话,重复着同样的句子。做这个“话务员”工作不久,阿莎就受不了啦,她感觉到这就是在骗老人的钱。阿莎决定再也不做这个了,并约武汉晚报记者面谈,希望通过新闻报道给老年人提个醒,千万不要上当。

  阿莎手机上存的两次“话务员”招聘资料显示,联系人为同一人。

  阿莎是武昌一所大学大二的学生。今年4月,她通过兼职网站,找到了一份线块钱。

  阿莎说,她和其他大学生们并没有进过公司办公室,而是被直接带到了“工作间”。“我只知道是在洪山广场的楚天都市花园20楼,具体哪一间房记不清了,而且门上也没有公司名字。”阿莎告诉记者,她们到场后,只进行了简短的培训,内容无非是让所有“话务员”说话甜一点,尽量表现出关爱老年人的样子。“带队的说,我们做的就是关爱老人的事,所以一定要让老人感觉到温暖。”

  阿莎她们30多位女大学生上岗后,每人都在公司内部软件上,接收到一份资料,上面详细注明,如何和老人们交谈。而老人们的信息,全部在公司电脑上有显示,包括老人的年龄、住址、经济状况、身体状况等。

  “您好!我是中国老年报的工作人员,打电话主要是想了解一下您的眼睛状况,并为您送上一本专业的书,这本书是国家向全国中老年眼病患者免费提供的,上面有如何治疗和保护眼睛的介绍。”

  如果有老人提出疑问,是怎么知道自己电话的,话务员会统一回答,“您在我们这里咨询过,难道忘了吗?”

  阿莎介绍,她们之前说的话全部是铺垫,最重要的,也是公司强调多遍的,是这样一句话:“您看了书后,如果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可拨打书后面的专家热线,专家会为您免费解答。”

  书寄出去后,剩下的事情就会由公司专职人员接手。而所谓的专家热线,其实就设在公司里,接电线岁的女子,这些女子都是以“老师”、“专家”的身份接听老人电话。一旦老人有购买意向,所谓的专家就会以980块钱到2680块钱一盒的价格,向老人推销一种名为“十五味”的药。

  “爽快又有钱的老人,一盒药的价格就是2680块,经济条件不好的,则在多次忽悠后,将价格定位在980块钱。”

  昨天,武汉晚报记者给这家老年报打电话核实,是否委托过相关公司做过类似的事。该报社工作人员表示,从来没有,这完全是有人在冒充他们做不法之事。

  阿莎第二次做“话务员”,是在街道口鹏程国际c1502,也是通过兼职网站找到的。这一次,因为正碰到“五一”小长假,公司内连同阿莎一共只有3人,阿莎“有幸”目睹了员工如何忽悠老人的全过程。

  5月2日那天,阿莎和另一位兼职的大学生到公司后,很快完成了任务,因为任务的内容和她第一次做的完全一样,只不过变了一种药而已。这时公司员工开始下一阶段的工作:充当“专家”和“老师”,给老人们解释糖尿病需要注意的问题。“老人们打来电话时,工作人员自称是糖尿病爱心康复工程协会的志愿者,也是这方面的专家,先询问老人糖尿病的一些基本反应,然后会对老人做一个简单测试,测试内容包括糖尿病并发症有哪些,‘代比迪’(音,推销的治疗糖尿病的所谓进口药)创始人的信息,‘代比迪’的厂址等三个问题。”

  一旦老人答对了,员工就会告诉老人,公司有一种纯进口的药,对治疗糖尿病很有效果,价值7980块钱,因为老人回答问题很正确,所以特意让利3000块钱,只需要4980块钱就可以买到。碰到经济条件实在不好的老人,甚至是低保户,工作人员会鼓动老人去借钱,并嘱咐千万不能告诉儿女和老伴,“告诉儿女,是额外给儿女增添负担;如果是老伴反对,也要理解老伴,因为老伴也是处于关爱才谨慎。”

  阿莎告诉记者,公司工作人员手上都有两页纸,上面写着什么她没看到,但员工和老人们交流的时候,都是按照这两页纸上的说的。

  “我从公司内部系统看到,很多老人吃了她们的药之后,病情不断没有好转,反而还恶化了。我实在受不了这样去骗那些老人,他们太可怜了,所以我以后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也希望其他的大学生们不要挣这种昧良心的钱,毕竟每个人都有父母和长辈。”阿莎最后说,她两次兼职,虽然去的地方不一样,但联系人是一个人,应该是一家公司,只不过一个是“事业八部”,一个是“事业九部”,八部推销“十五味”,九部推销“代比迪”。

  昨天,武汉晚报记者专门去了街道口鹏程国际c1502,只见大门紧闭,门口没有任何标识。记者敲了敲门,没人回应,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一个人进出。阿莎说,一般有业务做的时候,里面才会有人,平常是看不到人的。“不是通过兼职平台应聘的人根本进不去,因为有业务时,他们也是紧闭大门的。”阿莎说。

  “您好,我是XX老年报的工作人员,我给您打电话是想关心一下您的身体状况。”拿到公司给的一张纸,阿莎照着上面的话给一个个老人打电话,重复着同样的句子。做这个“话务员”工作不久,阿莎就受不了啦,她感觉到这就是在骗老人的钱。阿莎决定再也不做这个了,并约武汉晚报记者面谈,希望通过新闻报道给老年人提个醒,千万不要上当。

本文链接:http://wembleytv.com/huawuyuan/8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