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华盛顿 >

现在世界上是成吉思汗后代有血缘关系的有多少人拜托各位大神

归档日期:08-30       文本归类:华盛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600多万 英国餐馆为成吉思汗后代提供免费午餐。 “希肖”连锁餐厅主要经营烤肉串和蒙古式菜肴,所以他们开始打起了成吉思汗的主意,主要是为了吸引来更多的蒙古客人。 餐馆的老板马里克说:“伦敦地区有许多蒙古族人,他们在我们这里就餐时,经常炫耀自己是成吉思汗的子孙,说明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在去世数百年之后,仍然在后人心中享有很高的威望。这给了我灵感,后来终于想到了这个给成吉思汗后代免餐费的办法。” 此外,马立克还表示,他也有意用成吉思汗这块招牌吸引西方食客,成吉思汗和他的儿孙们都曾率兵攻打欧洲,将俄罗斯基辅、匈牙利和波兰等地区纳入蒙古版图,并将不少欧洲女子掠为妻妾,所以不少西方人身上也有着成吉思汗的血统,而餐馆的免费DNA测试势必会激起部分西方人的好奇心,让他们来这里就餐的同时,验证自己的身世。正如马里可预测的那样,这个创意果然让生意大有起色。目前,到“希肖”测测自己是否与成吉思汗有血缘关系,几乎成了伦敦的新时尚,这家餐馆的利润额也已经比去年同期翻了番。 需要说明的是,这个创意的主角是塞克斯博士。他今年56岁,是牛津大学的人类遗传学教授,英国下议院的科学顾问,他喜欢向人们展示隐藏在他们DNA里面的令人惊奇的秘史。 在20世纪80年代,塞克斯博士和他的牛津同事赫吉斯,发现了从骨化石中提取DNA的方法,此后,他一直使用这些方法来解开人类的遗传史。 塞克斯与希肖餐厅的合作可以说是各取所需。塞克斯四年前创立了“牛津祖先”公司,为寻根的人们提供DNA测试。通常的情况,只要花上180英镑,“牛津祖先”公司的工作人员就会告诉客户他们的父系祖先是谁。 塞克斯相信,DNA测试可以绘制出人类血统的清晰图谱。成吉思汗基因测试是进行父系祖先研究的一部分,它主要将对男性Y染色体模式进行统计,Y染色体通过父亲传给儿子。女性基因组中含有两个X染色体,男性基因组中含有一个X染色体,一个Y染色体,所以只有男性体内含有Y染色体。如果一个男性的Y染色体的几个标志性位置与据信来自成吉思汗的染色体一致,从统计学的观点看,这位男性可能就是成吉思汗的后代。 但是由于没有成吉思汗的身体组织样本,所以“希肖”连锁餐厅的DNA测试检验更多基于一种对可能性的判断。 2000年,《华盛顿邮报》把成吉思汗评为千年风云第一人。专家们认为,就对世界的影响力来说,没有人超过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1162--1227),即元太祖铁木真,是一位叱咤风云、显赫一世的蒙古族英雄。他军事才能卓越,史称“深沉有大略,用兵如神”。另一方面,作战具有野蛮残酷的特点,大规模屠杀居民,毁灭城镇田舍,破坏性很大。成吉思汗一生当中主要做了三件事,一是统一了蒙古高原,缔造了蒙古民族。二是基本统一了中国北方,为忽必烈统一中国打下了基础。三是西征。 成吉思汗可能是历史上最成功的“播种者” 据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6月13日报道,今年6月,塞克斯推出了有关男性染色体Y染色体研究的新书《亚当的诅咒》,他在书中声称,成吉思汗可能是历史上最成功的“播种者”。 追溯历史,成吉思汗率领的蒙古骑兵将中国版图扩张至历史最大,同时也使其子孙在欧亚两洲的土地上繁衍,现在全球至少有1600万男性与成吉思汗有血缘关系。英伦三岛也有可能有他的子孙,其中还包括英国皇室家族。 塞克斯在书中指出,10年来,他和牛津大学的科研人员从中国、巴基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蒙古等成吉思汗帝国版图内及其周边地带,收集到16个组群的血液样本。结果发现,在多达8%的男性基因中,拥有相同的Y染色体片断。 这个极高的表达率是极不寻常的,表明它们可能是从同一个祖先那里继承来的,而这个男人生活的年代不会很久远。 通过检测染色体的微小变化,就可能估计这个共同的祖先生活的年代,得出的结论是,他们共同的祖先都生活在12到13世纪之间。将这些基因变化的证据和成吉思汗12世纪建立的蒙古王国地理版图的扩展联系起来,研究者们推断这就是成吉思汗的染色体片断。 另外一个比较有说服力的证据来自巴基斯坦一个叫做哈扎拉(Hazara)的山地部落,他们口耳相授、代代相传认为自己是成吉思汗的后裔。并且科学家们也在这个部落的男性人群中发现了这个Y染色体片段的表达,进一步印证这个染色体是来自成吉思汗。 专家解释成吉思汗子孙众多的原因 塞克斯还解释了成吉思汗子孙众多的原因,他指出,成吉思汗王国的版图在13世纪横跨蒙古至阿富汗,并延伸至俄罗斯和伊朗。蒙古大军每攻占一处城市都会进行大屠杀,士兵可以大肆搜刮财物,将掠来的美女献给成吉思汗,让他泄欲或当他的嫔妃,因而他拥有不少混血儿子,这些儿子身上都带有他的超级染色体。 成吉思汗驰骋战场40年,约于65岁驾崩。成吉思汗逝世后,他4名拥有继承权的儿子和2名孙儿延续了“家族传统”,他们不但同样英勇善战,将势力扩张到俄罗斯、匈牙利和波兰,还勤于传宗接代,当年仅成吉思汗的长子术赤就有40个儿子,孙儿忽必烈南征建立元朝,拔都则统领大军攻占俄罗斯基辅,并侵入匈牙利和波兰。他们不断散播成吉思汗的“超级染色体”,成吉思汗家族就变得越发庞大了。 “基因寻根”绘出生命的地图 Y染色体只在男性体内存在。在进化中,Y染色体上发生的突变会保留下来,而且会传递到男性子代。譬如在某一家族的曾祖父Y染色体有一特定序列,则其儿子、孙子、曾孙的Y染色体都会带有这种特定的标记,这种标记可以视作进化标记,也可以在亲子鉴定等方面起到独特作用。这就是为什么Y染色体是男性生命信息的来源,也可以说是基因版的圣经宗谱。 实际上,早在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塞克斯就开始用DNA技术进行研究了,这种技术被统称为“分子考古学”,后来科学家们又运用DNA技术为现代人类的起源和迁徙提供了许多证据,属于自然科学的基因技术和属于人文学科的人类学结合起来,就产生了“分子人类学”。然而只是到了最近,基因寻根才使这门科学从阳春白雪降落到民间大众之间。 塞克斯打算在不久的将来,用大型计算机建立起一个数据库,记录所有测试者的宗谱图形和他们的基因密码。塞克斯说,那时他将能建立一个时间和空间足够大的坐标轴,以此确认人们携带的基因是从这个坐标的哪一部分扩散而来的。 迄今为止,塞克斯已经搜集了至少数万个基因样本。据他所言,100000个基因样本就可以帮助他建立起一个基本数据库,而这样一个过程大约需要三年左右的时间。 在增多样本数量的同时,他也在扩大样本来源。来自英国、中国、巴基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蒙古的DNA样本摆满了他们的实验室。 与此同时,塞克斯也意识到,一个真正完善的基因宗谱库应该涵盖来自各大洲各个地区的基因样本,这需要上亿美元的资金。 据他预计,5到10年以后,一个跨越时间和空间的足够大的基因宗谱坐标就可以建立起来。到那时,人们就可以用自己的基因与坐标对照,通过基因寻根技术精准地绘制出自己家族的生命地图。

本文链接:http://wembleytv.com/huashengdun/3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