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华沙条约组织 >

宋楠:中国品牌之军用出口车辆哪家强(2015年发布)

归档日期:07-31       文本归类:华沙条约组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前几日在汽车之家“说客”看到一篇名为《迪拜之中国品牌生存状》的文章,描述了中国汽车出口到迪拜的线年早些时候,随父亲在中东阿联酋布赖米市生活了几个月。根据所闻所感撰写过一篇《带您感受中东国家买车修车养车的不同》稿件。在此期间以旅游的名义参观了阿布扎比防务展。在阿曼和布赖米街头豪车云集,诸如比亚迪、华晨和吉利等国产车偶尔也会看到几台。其实,中国制造的某些装备早在几十年前就打入中东地区市场,甚至一度成为多数国家用户的紧俏商品。

  作为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的中国,为了“世界和平并早日进入社会”,从1960年代就开始了对外武器输出业务。从56式自动步枪、“40火(注:56式40毫米火箭筒)”、107火箭炮至59式中型坦克,都在其业务范围内。如上图所示,中国河南的第一拖拉机厂,为了满足我人民解放军装备任务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在生产线上一边生产东方红拖拉机,一边生产“59式”中型坦克。其中部分坦克被输送至巴基斯坦,成为打击“载歌载舞爱挤奶”的印军重要装甲力量。

  作为五星红旗第6颗星的巴基斯坦,一直视中国为“全天候的战略伙伴”。而几乎所有国人都亲切的称他们为“巴铁”。第二次印巴战争时期,不及印军装甲部队突击的巴军在即将全面溃败时向中国购买的“69式”中型坦克,几乎直接从解放军现役装备中获取。由此,“巴铁”的所有装甲兵器均为“中国制造”(后期购买了部分乌克兰T-80系列坦克)!甚至在1990年代,“巴铁”索性委托中国为其研发“哈利德”主战坦克(基于“90-II”式主战)并购买了全套生产线式”坦克基础上、换装动力总成、100mm口径滑膛炮、加装双向稳定系统和红外观瞄仪器升级而成。1974年定型,先后出口至巴基斯坦、泰国,甚至在两伊战争期间,交战双方(伊拉克和伊朗)都装备了“69式”中型坦克。

  截止2015年,中东地区的沙特、伊拉克、也门、叙利亚和阿联酋等国都装备了不同级别的中国制造的军用装备。与中国民用车辆在中东地区惨淡的销售业绩相比,军用车辆和装甲武器的销售额简直不可比拟。

  此后,几乎在非洲任何一场战斗中,都可以看到中国的“59式”的(对59式、69式坦克统称)身姿。

  2014年以后,保利(保利集团:不仅做地产原本是总参二部设立的公司,专门对欧美进出口军事技术和整体装备)推出的各种大改款、小改款,使用5对负重轮的“魔改59式”中型坦克,被当做全新装备出售至世界多数热点地区。

  由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战争之王》电影播出后,“模型宅”、“军事宅”和戴眼镜的胖子们(泛指一大撮)同时惊呼:原来军火贸易竟然构成了国与国之间交往的桥梁、维持特殊且紧密关系的纽带。在你情我愿、贵买贵卖的和谐氛围下,中国对外特种装备的输出,早已不再是将意识形态作为大前提的“无偿奉献”了。

  在火红的年代,我国的武器出口,被当做革命事业。改革开放后,对内需要迅速提升国民经济;对外需要一场检验解放军战斗力并转移“焦点”的反击战。无论发展经济还是打击那个“地区小霸王”,都需要庞大的资金支持。耗费了10年的中国与西方国家甚至亚洲四小龙的南韩、新加坡等国家的经济能量都相差甚远。此时的中国,各行各业都因为“原地踏步了10年”而百废待兴。“大解放”、“大东风”、“北京212”和“老上海”几乎可以被看作是中国汽车工业的典型代表。为了能够用手中优势资源换取更多的发展资金,我们的领导人在实行改革开放的同时,对外军贸的级别也随之提升。

  在中美“蜜月”时期,我们更容易的获取了美军、德军、英军和法军的技术兵器和车辆技术,甚至将整套奔驰重型卡车的生产线都买了过来。以美国出钱、“巴铁”出人、我们出“枪”的模式,对抗苏军入侵阿富汗。我们不仅获得了资金,更是利用绝佳的时机开启中国大规模军贸出口的小高潮。

  好吧!既然迈开了第一步,那么就索性“奔跑吧!兄弟”!伟大领导人毛主席排除众议,为我国留下了“东风系列二踢脚”,不仅威慑了美帝,也让苏修不敢妄言对我国进行外科手术似的核打击。1979年之1988年,中国与美国和整个西方的关系融洽,那么为什么不用东风系列地对地战略导弹换资金,改善国内经济态势呢?

  1988年,中国政府宣布向沙特提供搭载常规弹头的东风3地对地导弹解决方案。其中包括数套牵引载具(1980年代初期,使用引进德国奔驰全套技术的红岩SX系列越野卡车)、指挥观察系统以及人员培训长达3年的售后保修服务。至今,出口沙特的东风系统仍然是其警戒以色列的最后屏障。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将从研发到退役几乎没有用上的东风3系统,换取急需的1.5亿美元用于国内经济建设。从这次交易中,中国政府看到了手中的武器所具备的极大出口附加值,以及在某些行业(汽车工业)的不足。

  一转眼,就进入了1990年代。因为那场政治风暴,中美彻底决裂!与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交好,当然与可爱的意大利人的关系也不错。利用引进的依维柯VM系列技术,开发出装备人民解放军的依维柯2046系列装甲车。而宝鸡特种车厂又利用依维柯2046底盘研发出多款安全车。通过装备我军驻海地维和部队,走了一次完美的“秀”后,成功的打入非洲、东南亚等国的军贸市场。

  作为中国最具历史的国有第三大汽车企业的“二汽”,在建厂之初所生产的东风“大三零”越野卡车,优先满足解放军装备供应。随后,EQ系列民用卡车也被出口至非洲国家,充当经济建设、后勤运输和安全防爆载具使用。

  在相当一段时间,中国制造被当做廉价且不可靠产品的代名词。但是,中国生产的装甲车与其生产的“56式”自动步枪一样,被看做是可靠耐用的经典产品。如上图所示,与WZ551轮式装甲车竞争解放军第一代通用陆战载具的WZ523步战车,虽然被淘汰无缘进入解放军装备序列,但是被武警部队少量装备,甚至在1997年成为驻港部队使用的轮式战车。此后顺风顺水的WZ523系列轮式战车,被保利集团远销非洲用来换取金矿的开采权。

  与WZ523竞争获得胜利的WZ551轮式战车经过多年的改进,最终发展成为92式轮式步战车族(点击这里可阅读《解放军轮式战车典范-92步战车族及改型》相关内容)。92轮式步战车族的多款车型被出口至孟加拉、斯里兰卡以及缅甸等国。

  2000年后,中国的经济发展飞速发展,中国的汽车工业也不仅仅只有合资的一汽-大众、东风雪铁龙。民营企业的吉利、奇瑞和比亚迪都开始与合资车企争夺市场。在重型卡车领域,因为有庞大的军队订单支持,来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重型卡车的专家、技术和图纸的辅助,与富豪、斯堪尼亚和奔驰等车厂的合作,引入更先进技术的国产重型卡车,大量装备解放军第二炮兵、各集团军以及机械化装甲部队。

  2012年早些时候,非洲国家加纳举行了一次阅兵仪式。其中采用SX250载具的81式122火箭炮不仅是我人民解放军现役装备,也是出口至多个国家的明星装备。SX250载具使用了来自德国奔驰车桥技术,换装道依茨动力后,被解放军大量采用。重大升级版SX2150载具,已经成建制进入我军各作战部队服役。其中09式122车载炮,成为驻藏部队打击印军、份子终极力量

  点击这里可阅读《评:警戒印度威慑 解放军122车载炮》相关内容)。

  正所谓“墙内开花,墙外香”。曾象征性的装备了不过300台的WZ523轮式战车,修改了前部观察窗,换装MUT系列柴油机,搭载了单人炮塔和必要的通信设施后,成为加纳陆军的最新装备。

  因为海湾战争,不仅使伊拉克大统领萨达姆出了风头,还有美军的“悍马”军车也独领风骚20年。“机缘巧合”之下,美军的“悍马”在2004年后进入了中国。由东风汽车生产的猛士,循序渐进的采用进口散件组装、自主化二次开发、重(型)装(甲)改款等步奏后,成为解放军第三代1.5吨通用军车。在2013年后,猛士系列已经发展到第三代(长轴距、6轮驱动或4轮驱动、装甲加强版)。而基型车以及轻质装甲版逐步进入对外军贸商品清单中。

  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在政治上加强的同时,军事装备的输出也是重要一项。虽然缅甸这个在中国和美国之间“钢丝上跳舞”的小国并不安分,但为了达到拉拢的目的,在近几年对其军贸的数量和质量直线年,北汽有限生产的第一代勇士军车,就成为出口缅甸的重点车型。

  如上图所示,搭载“猎影”防空雷达的长轴距依维柯2046军用车,也是我军现役装备。

  原本带有试验性质的155mm口径车载炮,在完成了为解放军第二代车载炮提供技术储备的任务后,成品车型被当做军贸商品,出口至缅甸陆军。即可赚取研发费用,又可用于实战检测。

  在防空装备方面,缅甸陆军成建制的引入中国解放军现役的“红旗12”防空系统(点击这里可阅读《承上启下 解放军红旗-12轮式防空系统》相关内容)。“红旗12”防空系统,原本用于中低空对面、对点作战。全新改款已经在2010年之前形成战斗力,并加入解放军驻藏部队的战斗值班序列。当然,出口至缅甸对的“红旗12”系统,不是我军最先进的改款型。此套系统的载具由万山特种车厂提供。

  客观的说,缅甸这个曾经由军人控制的国家,存在着“经济自主、军事独立”的几块“特区”。其中佤(wǎ)邦、果敢等“特区”,或多或少都是中国牵制缅甸政府的可控力量。从此前近2个月我国与缅甸接壤的云南临沧地区轰炸事件可见,缅甸政府军对果敢和佤邦的军事实力的扩张开始行动。用更可靠的装备武装果敢、佤邦等势力,有利于我国在地区影响力的扩散。

  2010年后,非解放军现役装备逐步成为佤邦军队采购目标。搭载20mm口径链式炮的新星装甲车(由西安宝鸡特种车厂生产,采用依维柯2046底盘和动力),具备一定防护性能(100m距离正向可放7.62mm口径穿甲弹攻击)。

  如上图所示,在佤邦阅兵式中,依维柯水陆两用车和新星装甲车都出现在队列中。当然,作为一支由70年代建立的亲中武装力量,佤邦军队在操练口令、作战思想、轻重武器和军官任免上全面倒向中国。

  从1960年代,北京BJ-212就作为我军第一代0.5/0.75吨级通用军车装备。在此后的50多年间,BJ-212系列名副其实的成为“中国品牌”的代名词。从非洲莫桑比克(军车)、乌干达(警车)、巴基斯坦(引进生产线量产左舵版军车)再到巴拉圭,都大量的进口BJ-212系列军用车及其改型车。这其中不得不提及BJ-212出口至与中国尚未建交的巴拉圭的军贸。

  2010年,北汽有限接洽了一次非正规军贸。巴拉圭方在较早时前引进了东风EQ系列6轮越野卡车、BJ-2020VAJ系列轻型指挥车、双23mm口径高炮(相关弹药)并在情报领域展开合作。此时的巴拉圭尚未与我国建交,一直与台湾省保持着非法“外交”关系。机缘巧合,笔者参与了这次为巴拉圭军方提供BJ-2020VAJ的配件业务。通过接触了解到,此次交易中政治因素占据主导地位。通过为巴军提供武器,逐步扩大影响力,加速巴拉圭结束与台湾省的非法“外交”关系。

  近几年,随着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中国生产的各型皮卡,逐步深入到丰田皮卡传统领地-非洲。搭载着12.7mm口径87式重机枪的中兴皮卡征战非洲大陆,成为“黑叔叔”们仅次于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与RPG火箭之后,最可信赖的明星武器!

  委内瑞拉版的一代勇士,在造型上几乎保留了国产勇士的特征。只是对空调系统和悬架系统进行了有针对性的加强和改进。

  在北京汽车集团大政策引导下,解放军第三代0.5/0.75吨级通用军车(二代勇士)的研发接近尾声。起着过渡作用的第二代通用军车(一代勇士)将在201X年逐步被替代。而一代勇士的生产线也被输出到富产石油的南美洲的委内瑞拉。在对勇士进行适应性本土化改装后,成为委内瑞拉制式军用装备。

  有意思的是,随着一代勇士以及生产线T动力的纯粹越野车(非SUV),生不逢时的在中国市场上市后并没有引起重视。而随着对委内瑞拉军贸合同反而是“墙外开花”。

  解放军05式8轮重型步兵战车虽然没有成军,却“意外”的成为委内瑞拉陆军的囊中之物。与之前出口的军用车辆相比,此次合同几乎囊括了委内瑞拉海陆空三军装备和训练支援项目。为中国意识和影响力,全面介入南美洲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2015年,我人民解放军区域防空系统中坚力量,“红旗9”系统被土耳其军方看中,并在多轮演示与测试中拔得头彩。尽管因为北约和美国的介入,这场交易仍在艰难的谈判中。却向外界透露出这样的信号:中国制造的高尖端技术兵器,将随着主打技术路线的“中国品牌”,输出全球各大战场!点击这里阅读《我军区域防空中坚力量-红旗9机动系统》相关内容。

  2014年,白俄罗斯阅兵式中首次出现东风猛士的身影(打破了苏式武器一统“江湖”惯例)。

  巴基斯坦陆军装备了泰安特种车厂提供载具的A系列远程火箭炮,成为打击印度陆军重要火力投射力量之一!。

  2013年,北朝鲜阅兵式中,由SX250越野卡车充当载具的270mm口径火箭炮,是北朝人民军将南朝鲜首都首尔在10分钟内沦为火海的精锐杀器。

  而以农用器材名意出口的万山12X10重型载具,是北朝鲜人民军“舞水端”远程地地导弹攻击日本本土和美军关岛基地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各款轮式装备输出值北朝鲜,可以有效的控制朝鲜半岛的“不独不统”,有符合中国利益二代局面。

  “世界和平”的口号只能出现在环球小姐竞选时和小学生的教科书上。冷战结束后爆发DE 武装冲突,几乎都是围绕着能源争夺而展开。美国、日本、南朝鲜和东南亚等不希望中国强大的国家,无处不在利用各种机会为中国制造麻烦。尤其是中国进口中东和南美石油的海上运输线,几乎都处于美、日海军威慑之下。为此,在获取更多安全的能源渠道为大前提的军民贸易,已经深入到美国人的后院(古巴)、南美洲红色革命的输出地(委内瑞拉)、非洲大陆资源富饶的区域以及对中国打击、起辅助作用的土耳其和中东各国。

  2015年,中国一汽“大红旗”阅兵车成为白俄罗斯胜利日阅兵用车,替代了前苏联时期生产的吉尔阅兵车。这也是二汽(东风)猛士军车,第二次进入前苏联加盟共和国。虽然此前长城、比亚迪、吉利等民用车已经出口至这一区域。但是从输出产品价值、政治影响和军事存在等多角度看,都不能与之相比。

  2015年2月26日,比亚迪电动大巴K9首次登陆日本京都市。这也是继比亚迪e6电动出租车与K9电动大巴,出口至全球近100多座城市后,最具影响力的一次示范运营。而比亚迪新能源技术与产品全球输出,正是“中国品牌”重新树立形象的最好典范。以往只重“口碑传播”而忽视“经济利益”的政绩合作,被比亚迪新能源技术输出的商业合同所终结。

  笔者有线年,中国出口商品几乎大多为初级农产品、电子代工商品和不具再生的矿产及有色金属。也正因此,国际市场对中国商品既爱又恨,爱的是价格低廉、恨的是质量低下。而被视为中国战略行业的汽车工业,则一直是合资车企的天下。大众、丰田、奥迪、本田、雪铁龙、福特、奔驰、宝马、马自达、标志等世界主流车厂都在中国设立合资车厂。在中国车用技术发展严重落后的时期,用“市场换技术”的合作模式,使得中国车厂沦为合资车厂的代工生产线。大部分利润全部返回所在国,巨大的资金甚至成为日军装备研发的原动力。

  在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时代,“中国品牌”范畴下的军事贸易和民间贸易交叉进行,利用中国民用汽车行业获得的技术,间接或直接为军品生产商提供技术支持。诸如:万山、泰安、一汽商用、二汽东风制造的通用军车和重型载具,某些民营车企在大扭矩自动变速器、新能源动力和储能领域为解放军装备发展提供着强力支持。今天的中国军事装备输出,已经不再是“56自动步枪+40火”以量取胜的模式。而是集“灵活的交付方式+高性能战术(战役)兵器+后勤供应+服务培训”的一揽子综合解决方案模式。在军贸的同时,利用“中国品牌”的硬实力与软实力,控制目标国的政治、经济、能源、教育以及社会资源,以达到中国利益最大化的终极目的。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本文链接:http://wembleytv.com/huashatiaoyuezuzhi/217.html